这个放家里失踪了好多年
作者:新宝5 发布时间:2019-04-19 15:36

  去过很多朋友的工作室,发现好玩的东西太多了,天天呆在里面怎么能有心思工作呢?没想到如今我也有了这样一个工作室。最开始的初衷是因为有了孩子以后渐渐家里的空间不够了,各种各样的器物怎么摆放与收纳都十分凌乱,风格也难以统一。经常一眼望过去显卡都处理不过来,致使大脑瞬间荡机。然后眼前一黑,心里一堵。

  其次就是因为泡饭君,小朋友的成长过程里要破坏很多东西,我还清楚得记得当年那台我珍爱的Sharp-777收音机旋钮和天线是怎么被他瞬间掰断的。另外一个原因就是:我媳妇是一个摄影师。对于她来说,一切皆为拍摄道具,包括我那些珍贵的收藏品,而且这几乎是个不可逆的过程。很多次“借”了我的宝贝去拍照,然后就没有下文了。有时候我去她影棚登门讨债,找到的都是角落里残破的“尸体”。

  所以,为了让家里风格统一,居室环境简洁明亮,也为了我这些器物不再惨遭那对黑心母子的毒手,我决定把它们转移到更加安全的地方去。在下定决心的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很多人都要弄个工作室,或许都是为了保护他们的收藏吧。而看着它们也就有了工作的动力,不然养不起啊。

  大约一年前,刚好有个机会让我找到了地方,就开始利用闲暇时间整理、搬运和摆放。在这个过程中我对居室空间的设计及合理利用有了诸多体会,也领悟了《断舍离》当中的一些真谛。(虽说我是最近才看的这本书)断舍离可不是裸捐之后去出家,而是通过自己家中的物品看清楚自己的内心,从而更清楚自己的需求,并且放弃不必要的执念。只有看清自己,了解自己的需求之后才能买到更靠谱的东西,避免未来生活中的闲置与浪费。

  放弃执念这一点最难理解。很多人都固执的希望改变别人,就比如《断舍离》的作者山下英子女士,这辈子活到50岁都还在和她母亲斗争。两个价值观严重不符,性格却多有近似的女人,整日都在为难对方,想让对方跟自己一样。于是类似于“一个人扔了东西另一个人再捡回来”的争斗上演了无数年,最终严重影响了幸福感,所以说,与其整天担心黑心母子弄坏你的物品。不如放弃执念积极寻找解决方案。

  那个组合音响是我遛狗的时候从废品回收站花500块买到了,还包含一个音响柜,这东西在90年代可算是土豪级的电器。我把没用的部分扔掉,又换了两根线,现在很通透,可以听广播、CD和唱片。声音品质秒杀一切蓝牙音箱。露营做饭用的金属锅架平时当做小茶几非常好用,底下的折叠金属整理箱也是露营道具,平时用来盛放书本及杂物。

  这个“狗窝”有点贵,挂墙上的几样乐器方便随时取用,其他都藏到了衣柜里面。因为衣柜放了吉他,所以衣服只能挂在外面,不太熟的朋友过来谈事情时候老以为我也开古着店。这对沙发两只狗都很喜欢,沙发背后的铁管衣架刚好成为了门口的影背墙,不然打开门就一览无余了。

  杂志是最好的装饰画,还可以随时换掉。远处虚掉的那个非常原生态的木头书架,是我媳妇N年前从西安带回来的,她去那边拍照,在朋友店里看到这个架子就夸了两句,结果人家二话不说包好送到了机场。这个柜子之前摆在她的影棚里,影棚去年被拆了以后被我捡了回来,刚好上面放CD下面放黑胶唱片。

  这辆Bruno自行车我很喜欢,这么好看的车绝对不能放在外头,正所谓人在车在,人不在车也就不在了。自行车平时摆在桌上反而不太占用空间。Olympia打字机是50年代的高端货,两个相差了半个多世纪的东西放在一起还挺和谐。

  这个原木的工作台是当初我和我媳妇一起买来的,之前摆放在她的影棚里,为不少张她的作品担当过背景,影棚拆除后我开心的接纳了它。由于桌面太长,搬上来的时候着实花了一番功夫。桌子底下的木箱平时可以存放唱片,露营时候可以当做杂物箱和桌椅。

  飘窗这个东西很鸡肋,冬冷夏热不说,还容易落灰,所以那些把飘窗改成沙发或者榻的网图都是只能意淫。我在飘窗前摆了一个大双人沙发,把铜壶、铁壶和烧炭的泥壶放在了窗台上,毛豆在冬天时候会上来乘凉,顺便看风景。

  这个房子朝西、朝南都有窗户,因此整个白天的时候都会有阳光进来,没有绝对的阳面与阴面之分。而且白天室内的光线每个小时都在变化。为了便于随时控制屋内的量度我放弃了窗帘全都改用了百叶窗。

  这钢笔可厉害了,是我太姥爷留下的“金星”,盛墨水的胆已经风化了,笔尖依旧非常好用,可以当做蘸水笔。那个钳子一样的东西据说是他当年开诊所时候的手术工具。右边那个“推子”是小时候我爸给我剃头用的,小时候没少被它直接把头发hao下来。现在想来也是父子间有趣的回忆,我决定也要用它给泡饭剃剃头。烟斗是我自己的,只是觉得这么老气的东西合适放这里。

  这个幻灯机是某年在早市上买的,德国产的半自动幻灯机,专门用来看35MM反转片,效果太好了。这个放家里失踪了好多年,这次整理东西一并抢救了出来。这箱子据说是我奶奶结婚放嫁妆用的,我从小就特别喜欢,所以虽然破烂不堪了依旧被保留了下来,现在用来放杂物。

  这是一个老款的唱片柜,卷帘门结构,门是用细木条做成的。现在主要存放办公用品。地上的小边几是朋友东北老家用了很多年的炕桌,上面包浆都快成精了。

  Fender前年复刻的57champ,是我最爱的吉他音箱,特别小巧,上面只有一个旋钮,音色却无法取代。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淘到,又等了一个月时间,等它走了半个地球来到了我家。

  一个铸铁搪瓷锅品牌生产的茶壶,完全用的做铁锅的思路,不锈钢提梁分开后盖子可以完全打开,整个壶里面一览无余,非常好清洗,还能用来煮东西吃,这铁疙瘩是别人送的,一开始还有点嫌弃,后来渐渐发现简直就是吃关东煮、泡花茶还有熬中药的神器,还能锻炼臂力。

  应我媳妇的要求搬了个床过来,然后就真的住了过来。左边相机柜里大多是些旧胶片相机,柜子上面的台灯估计买了有十年了,台灯上的葫芦估计有一百年了。我们目前全家都住在这里,我发现又有东西开始陆续坏掉了......

电话
020-58976297